新闻中心

行业动态公司新闻媒体动态

双洲科技提出信息战条件下信息安全新思路

2015-02-09 14:59       浏览:3599

        随着人类社会步入信息化时代, 信息正成为一种对外交活动、经济竞争、有效使用军力起支撑作用的、日益重要的国家资源。因此,在未来战争中信息化战争将不可避免,而信息战则是信息化战争的核心样式。从此意义上讲,可把信息战视为部分地通过全球联网的信息与通信手段进行的国家间冲突,这就是说,从根本上看信息战是在战略一级最可能发生的国家间冲突。同时通过信息战也可能在不使用前沿部署部队的情况下,就能达成某些重要的国家安全目标。在思考未来战争时.应首先考虑信息战。

        信息战具有以下三个主要手段:信息优势、信息保护和信息攻击,其中以信息优势和信息保护为基础。所谓信息战的作战目标也就是一个国家或一支部队信息基础设施,要想在复杂多变的对战中使已方的战略信息通道保持良好的可信状态、从而提升战争乃至我国的信息战作战水平,需要一种全新的、系统的、有中国特色的信息安全或信息保障技术来实现我军及我国信息优势和信息保护。北京双洲科技公司自主研发的"一种强制性的信息安全架构"将在信息战诸多领域发挥主要作用。

        现代信息战的目的是夺取信息优势,有效使用部队,战场感知(对参战各方的信息采集,精确的信息支配,不间断战场情况了解),使得网络服务可靠。其直接目标是敌方的信息基础设施(全球、国家、军队信息基础设施GII,NII,DII);最终目标是敌方人员(尤其是决策者)的认知过程。

        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包括了国家控制的信息基础设施,它是更一般的关键性国家基础设施的控制部件。NII具有两种能力,一是基础设施保护即降低和减少攻击的后果,二是基础设施保证即可用性,可靠性等,为的是攻击后限制损坏的范围并进行重点恢复的能力。针对国家信息基础设施,信息化战争的主要特点有,战争与和平的界限模糊,战争趋向"平民"化(专家型战争,全民参战);战争动因复杂,战争目的有限(信息化武器高效、可控);战争的内涵扩大,战争主体多样化(战争渗透到政治、经济、文化等多个领域,非政府组织、公司等均可成为主体);作战节奏快、战争持续时间短(高速、高技术、信息技术与武器融合)。

        目前,美军采用创新思维,使用商业技术覆盖全球;军用信息技术具有无缝隙安全可靠的连通、信息管理与分发、信息保障、反应迅速和可靠的网络资源、信息融合和分布式协同等特点
网络中心战系统结构

        在信息战条件下,对信息安全提出了新的需求,比如基础性、全局性、可用性、全生命周期性、整体性、顽健性、独立性等。基础性是指防守是进攻的基础,没有已方的信息畅通,则信息攻击和信息优势无从说起;随着社会信息化进程,不光武器装备信息化,而且全国各行各业对信息化的依存度都在与目俱增,公众生活都无一不架构在信息系统之上,社会的各个层面都需要信息安全;绝对的的安全系统是可望不可及的,如何减低信息系统安全风险以及信息系统受攻击后,发现和恢复是十分重要的;内容及传输加密是必要的,但内容是密态存储将会影响知识的生成;网格理论广泛应用;由于信息攻击是常态的,加之任何系统或产品都无法做到绝对安全,系统或产品立项、设计、采购、运营、销毁等全生命周期安全保障是必要的;强调国家、军队信息保障战略,而不是补丁式的安全救济方案。安全技术方案也必须是整体的、系统的,要建立统一安全,分级管理的安全策略,有效地保护我们的信息资源;要有很好的自组织能力,要有很好的适应能力,要有很快的响应时间及服务质量标准等;安全系统必须与信息系统无关,换言之必须独立于应用系统、操作系统以及其它。

        我国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具有一些特殊的情况,首先我国与某些大国相比,事实上是不对称信息作战的弱势体。目前我国除少数产品、系统外,我们都采用它国的芯片、网络、操作系统等;我们的用户习惯于国外计算机文化;我们的国家标准在默认这种文化;我们的安全产品往往是基于这种状态下做出来的;我们相对对手而言是透明的,是不对称的。另外,我国的安全理论出发点存在依赖式和孤岛式两种极端,我国的基础工业水平较差,安全响应机制较差 ,全民安全意识较弱。但是我们有党的坚强领导,涉及国计民生的基础系统掌握在国家手中,我们的管理部门在行动,我们在觉悟,我们要追赶,不足正是孕育着希望



        北京双洲科技公司自主研发的"一种强制性的信息安全架构"正式针对这些情况进行设计,系统具有整体性、独立性、可用性、全生命周期性、顽健性与中国化等特点。通过物理安全与逻辑安全相结合,将面向所保护的对象进行了整体性保护,尽量减少了与其它网络、计算要素的依赖,从而实现针对我们特殊现状的面向信息战的信息安全架构。